李維榕博士 - 《家庭生病了》

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.

Get Adobe Flash player

  • 李教授先提出問題,引發觀眾思考:「為什麼家庭會生病?」家庭像一個人,會有小病,大病。
  • 問題二:「病徵會出現在哪人身上?」常常小朋友身上;成人身上亦有,如抑鬱症。
  • 問題三:「為什麼常出現在小朋友身上?」家庭關係如夫婦關係、跨代關係等,給家庭成員很大壓力。
  • 個案一 - 6歲的小朋友
    小朋友問父母:「可否給我一個快樂的家庭?」父母:「我們待你不好嗎?」小朋友:「不是我,是你們的關係。」
  • 個案二 - 11歲的小朋友(跨代家庭)
    小朋友總是覺得和父親的想法不同,不知自己對,還是父親對。如功課的答案,父母給的不同,像一條分叉路,不知行哪一邊,心是戰戰競競,李教授問他為什麼那麼憂心?他說:「因為家人比同學重要。」

    又例如當媽媽和祖母爭拗像一場戰爭,小朋友會覺得自己卡在中間,不知幫哪個,因為知道輸了那個會不開心。而爸爸就覺得小朋友不應參與其中,而自己則選擇會逃避。

    事後,當小朋友將媽媽和祖母拉在一起,叫爸爸過來拉,但爸爸往往不理睬,後來爸爸說原來根本不知道小朋友所想,所以沒有做任何行動。

    經過家庭治療的結果:
    媽媽說小朋友的情緒和學業都有進步了。

    小朋友就覺得開心了,輕鬆了,因為以前要兼顧學業和理家人,很辛苦。

    李教授的分析
    第一個比喻:夫婦的關係就像一個黑白的太極標誌,是一陰一陽,如果兩夫婦出現不平衡,小朋友就會走進內,嘗試調解。

    第二個比喻:家庭像一間公司,如要管理得好,得靠總管,父母就是總管,如管理得好,上下都會沒有事,如發生失衡,有人就會插入,如家庭中的小朋友,加入父母的戰團。

    李教授問現場的反應:一位男士說現在很家庭都很多這些個案,家長很多都只留意小朋友的行為,忽略了他們的心所想。


  • 個案三 - 8歲小朋友(患多動症)
    階段一:
    父母參加學校家長會,會後主講者問有沒有問題,媽媽沒作聲,而小朋友突然指著媽媽:「你有問題為什麼不提出?你以後不要叫我說出自己的問題!」

    李教授為這個家庭進行實驗:父母傾偈半小時,量度小朋友的心理反應。

    傾偈內容:媽媽說覺得很辛苦,就算做全職媽媽,小朋友都不理她,爸爸覺得人人都想兩全其美,但現實好難。媽媽覺得已經盡力,但不被欣賞,但找丈夫都解決不到問題,次次拿出來討論都沒有結果,很無奈。

    實驗結果:量度小朋友的心理反應,最活躍的階段是當聽到父母說「講唔埋欄」,小朋友:「你們點都講唔埋,你們很極端,如爸爸可試用別人的方法,有什麼好處。媽媽就不要自己一味講,要聽聽別人講什麼。解決方法是你們要多傾偈,但不要在晚上傾,因為專家說早上記憶好,講了就會記得而做得到。」

    李教授的分析 - 這些小朋友是parent watcher,很依賴父母,觀察父母面色。

    經過家庭治療的結果:
    媽媽體會到與小朋友的關係像一塊鏡,她開心兒子就開心。

    爸爸就要小朋友要做回8歲的小朋友。

    階段二:
    為了處理夫婦的分歧,爸爸請了半日假,媽媽很用心準備了午餐,但爸爸吃完了竟然午睡,媽媽覺得很失望,爸爸更提議一家四口一起睡。

    爸爸說根本沒有睡,因為不斷聽到妻子與兒子的對話,聽見妻子與兒子為功課糾纏,覺得妻子是發泄,聽見這樣更加「無眼睇」!

    李教授的分析-全世界的夫婦相處形式:一個追,一個走;追的大多是妻子,走的是丈夫。

    階段三:
    誰人做龍頭?誰人做一家之主?妻子想丈夫做一家之主,但丈夫覺得妻子不合作,不聽他的建議,妻子想有人計劃,有人做決定,但反對他的計劃都有充分的理由。丈夫了解妻子是有自己想法的人,但她的想法往往與做的不能配合。

    李教授的分析 - 以上例子,都出現在很多家庭身上,一家之主的定位很難定奪,妻子往往很現實,丈夫因為出外工作,回到家庭反而想玩,就會出現分歧。

    那父母的意見就要一致嗎?那父母爭執就不要給小朋友知道嗎?但往往現實就很難做到。

    階段四:
    家庭出現大問題:爸爸要搬去新加坡工作,怎樣處理?一家人決定一起去新加坡。

    兩年後,再見這個家庭。李教授問小朋友怎樣令家庭開心一些?小朋友:「全個家庭最主要是爸爸,爸爸就像一個motor,他work,全個家庭都work。」

    兩年後,爸爸中了風。

    因為經過家庭治療,小朋友成長了,覺得就算家庭有問題,都不會有負面想法,會正面處理。

    現場一位女士問:如果同一個問題是基層家庭,又怎樣處理?

    李教授說自己很多個案都是基層,覺得基層家庭反而很有親切感,因為他們明刀明槍,反而中產家庭會帶有隱秘感。但其實如果發生問題,所有家庭的牽連都是一樣的。

    李教授舉了一個基層家庭個案:一家五口,男士跟女朋友一起而拋妻棄子,小朋友很幫媽媽,叫媽媽不要傷心,要打扮一下。李教授問小朋友怎樣幫他們,小朋友要教授請爸爸出來,但李教授估不到小朋友見到爸爸十分開心。幾年後,媽媽生活很好,她只記得李教授一句說話:「你已經失去丈夫,你再不小心就會失去子女。」大兒子:「以前覺得父母分開,覺得無辦法接受,現在都不想,但就要接受。」
    一位女士分享:與先生在加拿大及兒子在分開,但覺得彼此之間的感情很好,有一次因事和丈夫爭執,兒子還很懂性的說:「我們相聚的時間已經短,還要鬧交?」

    一位男士分享:家庭的中心是由父母做起。

    一位女士分享:自己結婚七周年,來到這個講座,覺得很有啟發。

    一位男士分享:以上的個案,家庭都沒有說多謝,其實多謝對家庭成員很重要。

    一位男士分享:因為自己的童年不開心,估不到自己會有家庭,幸好他的太太很開心,可以令小朋友有開心的童年。

    李教授說夫婦互相影響是很緊要的,如果結了婚都影響不到大家,其實等如沒有結婚,因為父母影響子女十分深遠。
  • 問答環節:
    一位女士分享:自己有一個越南姊妹,她有一個4歲兒子,是單親家庭。她的兒子常看媽媽的「眉頭眼額」,她對姐妹說:「你的兒子是你的天使,不應放正規的框框去教導子女。」她常鼓勵姊妹要給兒子大自由度,他自己會成長的,雖然單親家庭壓力特別大,但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。她希望有機會帶姊妹來聽類似的家庭講座。

    一位女士分享:第一次參加這些講座,原來小朋友真的很聰明,自己的小兒子說:「其實媽咪你真是很蠢!」看完短片,當中有很多啟發。

    一位男士分享:想起小時候成長及自己的婚姻,會問自己如果短片的主角是自己,會怎樣做呢?以後會多些與家人參加這些講座。

    李教授以幽默的方式結束講座:「請大家回去第一件事是找自己的伴侶,一起去吃一碗雲吞麵。」
[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]